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新闻

万山红遍是怎么被叫到1.6亿的(2015.11.16)

 嘉德大观,中国书画,夜场。
 一开场就气氛热烈,完全没有市场萧条的感觉,各种拍品纷纷拍出高价。

         

   万山红遍在幻灯上出现的时候,全场都忽然静默了一下,然后是满怀着期待的微微喧哗。

    拍卖师也很激动,这是一张可能过亿的作品。

 6800万的底价,一开始,出价比较缓慢。

 然后几下就叫到了8000万。

 过了8000这个门槛,几个号牌迅速出价,从8000到9000也就用了半分钟。

 9000时过亿的期待就很浓烈了,买家也不再是100万的竞价阶梯,而是258的竞价阶梯了。9200,9500,9800,第4次举牌就到了一亿。

 全场掌声。

 此时我身后的一位老板加入竞价。拍卖师报价1亿1千万。千万级的竞价阶梯。

 这位老板大声说,不是加一千,是加一百!

 拍卖师有点无奈,想了一下说,这样吧,1亿2百万。

     老板豪气地说,好!

 100万在这里就像是十块钱。

 他周围的亲友团都笑成一团。

      然而,1亿2百万很快被超越。这位老板与场内号牌陷入拉锯,先后报价1亿5百万,一亿8百万,终于在1亿1千2百万暂时领先了不到十秒钟。

  很快被委托打破记录,在1.2亿时退出。

  这时的每一次举手都代表堆成山的银子。前排的一个女孩忽然招手,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她在招呼朋友而已。

  1.22亿时,后排的一个老大爷加入了,看上去超级朴实的样子,菜市场一抓一大把那种。

 他举到1.26亿,领先全场,拍卖师喊了接近一分钟,甚至加上广告词:李可染的红色山水,画面壮丽浪漫!

     全场哄笑加掌声。

     终于,新买家加入,1.27亿!身后的老板已经放弃举牌,专心拍照和叫好。大概为了防止他冲动,牌子被亲友团坐在屁股下了。

    朋友说这得挂家里好好看两年,我说呸,还不得看十年。

 1.28亿时,拍卖师激动的把一亿两千八百万,念成了一亿两天八百万。然后又把“市场三件可流通的”念成了“市场三剑客”。

 嘉德总裁胡妍妍的电话委托加入,和朴实老大爷对顶。

 老大爷举牌很低调,迅速一举,就收回去,而且看不见号牌数字。

 一百万的竞价阶梯。拍卖师左转看委托席,举完牌后报价,再右转看老大爷。一直顶到1.4亿。

 此时新委托加入,1.41亿。朴实老大爷似乎放弃了。

 我身后的那个老板,和这个老大爷,看上去真的很不像有钱人,一点也不fashion。

 所以名牌的炫富功能对书画圈无效。

 此时只剩两个电话委托,嘉德总裁胡妍妍的电话委托,和嘉德书画部高级经理栾静莉的电话委托。

 两人争到1.5亿,掌声再次响起。

 一般来说这种整数关,很有可能导致意志不坚定的买家放弃,但1.5亿只喊了2次,就被刷新,1.52亿。

 看来两人都很想要这张名作。毕竟这种名家顶级精品,来源清楚,流传有序,是绝对卖方市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想卖随时卖,不想卖别人求着你卖。

 栾静丽电话委托开始使用大幅度的竞价阶梯,直接加到了1.55亿。这是一种心理战术。

 胡妍妍电话委托只加了一百万,1.56亿。

 1.56亿这里僵持了很久。拍卖师喊到一亿五千六百万第二次时,前一口买家出价加一百万。

 这是一种竞价战术。拖延时间,击溃对方的坚定心理。

 在拍卖场上的每次举牌都意味着大笔金钱,有时候意志一旦不坚定,就会怕,一怕,就会放弃。有时候会觉得放弃的明智,而有时候会觉得超级后悔。

 被超越的胡妍妍电话委托很快又加100万,1.58亿。

 过了一会儿,栾静丽的电话委托加了一百。

 胡妍妍的委托又加了一百。到了1.6亿整数关。

 如果说1.5亿没有落槌是买家不甘心,斗到这里两人大概都知道对方势在必得了。拼的是一份意志的坚定。

 1.6亿喊了两三分钟,没人加价了。终于落槌。

 全场掌声。

   我看到的过程大概就这样,视线和记忆可能会有错误。

 如有错误,也不碍事,反正已经完美落槌了。

 拍完我说,这钱可以直接买座山了。

 朋友说,人家估计已经有山了。

   看热闹观后感:在大观,山不是山,钱不是钱。

 对了,50年前,这幅画被李可染画好以后,卖给荣宝斋的价钱是80块,是普通人俩月工资。现在的价格是1.6亿,普通人要干1500年,要从南北朝开始一直努力工作。

 
您是第 13365178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