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新闻

许化迟:中国画远没有达到它真正的价值

6月19日晚,嘉德春拍黄宾虹巨制《黄山汤口》以3.45亿元成交,新闻热度居高不下。谁可曾想到,在上世纪50年代京城许麟庐开的和平画店里,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李苦禅、启功、黄永玉等名家汇聚于此,但当时黄宾虹的画,一块钱一张还没人要。

许化迟是许麟庐的四子,从小的耳濡目染让许化迟不仅喜爱画画,也爱买画。相比于国画家这个称呼,收藏家似乎更符合许化迟的身份。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是在上世纪80年代,花了20万的“巨款”买下了9000张画,在绝大多数人眼里是一种“疯子”行为,但许化迟就是这样的“疯子”,而这些画的价格,十年前就翻了一万倍。

35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许化迟和何厚铧的嫂子去了中国历史博物馆,何厚铧的嫂子当时买了一张范曾的画,一张许化迟的画,范曾的画花了30元,在当时这已经算贵了。后来许化迟第二次去中国历史博物馆,告诉经理:“我全买了。”经理说:“什么,你开玩笑吧?”

就这样,当年的许化迟没舍得花5万买北京东四的四合院,却拿出了20万买了9000张画。这些画按捆打包,装进了六七个棺材一样的大箱子,存放在了香港一个偏僻的租用仓库,甚至没有上保险。

这传奇的9000张画中有一捆刘炳森的作品,近50张,起初许化迟是不想带走这捆字的,在经理的劝说下花了一百多元带走了,一张字才花了3元。1994年许化迟回北京,一位好友说,现在刘炳森的字能卖了,几百元一尺,许化迟一惊,那么贵了?于是以一千元一张的亲情价给了好友二十张,好友转手又赚一大笔。

过了几年,刘炳森的作品卖到一万五千块一尺,一位朋友来找许化迟,四万块带走了一张。谈起这件事许化迟感慨万千,没见过赚一万倍的股票,却靠着字画赚了一万倍。

多年来许化迟从未停下过买画的脚步,很多人问他什么时候买中国画最好,他的回答是“现在”,贵不要紧,买到一张对的真画是永远都不会后悔的。

许化迟说自己买画很苛刻,但是仍然“感觉中国艺术太便宜了”,很多大师的艺术作品在普通大众看来是天价,但许化迟认为这些作品还没有到他真正的价值。

许化迟曾向刘炳森儿子说起一万倍的趣事儿,刘炳森儿子坦言那时候父亲的画卖不出去,字也卖不出去,许化迟笑称,那时候蒋兆和才15元一张,你爸爸能卖2块钱已经不简单了。许化迟说,自己并不知道这些画能卖多少钱,但是如果中国经济仍然落后,这些字画还是不值钱,文化和国家的经济强大是分不开的。

您是第 12063306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