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新闻

王中军:这些年我自己赚的钱几乎都买了艺术品

  艺术精品作为财富的一部分已经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艺术品的财富管理不仅包括资产保值增值,更重要的是文化历史精神价值的挖掘、推广和普及。艺术精品与财富管理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艺术品作为资产配置的理念正在升温,我们要如何把握艺术投资这把新形势下财富增值保值的新密钥?《美术报》对话艺术品收藏大家,为你解答——

/周懿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建20个美术馆

   王中军(华谊兄弟董事长、松美术馆创始人):这个世界上好东西太多了,不可能全买,我也没有收藏的财务计划,这些年我自己赚的钱几乎都买了艺术品。

   任何人不管做什么都是有偏好的,特别是对艺术,因为风格差异比较大。对我个人而言,一定也是有偏好的,但这个偏好有阶段性。我的收藏具有综合性,同时我认为艺术需要有故事性。我认为书法像抽象艺术,就开始收藏书法作品。我收藏了一幅作品出自书法家曾巩之手,但我认为收藏的不是他的书法,而是文化和文物。而松美术馆是把我的藏品和大家共享的一个平台。

   问:开设松美术馆用于展示、存放您多年精心收藏的藏品,您最初是基于怎样的考量?
   王中军:坦诚来讲,我现在确实没有太多考虑美术馆运营的问题。我开设美术馆,说是一时冲动也好,并没有提前制定一个特别详细的计划。这里原来是一个马场,有些荒废了,感觉很可惜。我就想收藏了这么多年,干脆做一个艺术空间,把自己的收藏摆一摆。请了一位设计师,沟通后基本上第一稿就是现在呈现的这个样子。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做了一个很像美术馆的建筑。外部园林也是一时的启发。最早不知道园林应该怎样呈现,后来突然想到院子里应该就只有一种树——就是松树,于是就把所有的植被都移出去了。种了199棵松树,因为9对中国人来讲是个吉利数字。一开始种了99棵松,但是种完后发现不成林,显得太少,就加了100棵。有了这些树,气场非常好,名字也就有了,我觉得“松”挺好,于是就有了松美术馆。

  意大利贝利尼家族传人:收藏使逝去的记忆停留下来

     意大利收藏世家贝利尼家族,已延绵至今21代。从古希腊、古罗马的雕塑,到文艺复兴三杰的真迹……一路见证了家族600余年的辉煌历史。

路易吉·贝利尼(Luigi Bellini):意大利贝利尼博物馆馆长

赛薇娅·贝利尼(Sveva Bellini):意大利贝利尼收藏有限公司经理

   问:贝利尼家族艺术收藏持续21代传承不断,日益繁荣的秘诀是什么?

   路易吉·贝利尼:很幸运,贝里尼家族21代人都对艺术充满了热爱,虽然每一代人的趣味和收藏方向不一样,但都为这个家族带来了一些新的收藏。我觉得秘诀就是,传递对艺术和文化的热爱吧。
   问:谈谈贝利尼家族收藏中与名人的相关故事。
   路易吉·贝利尼:曾来我们这拜访过的名人很多,尼克松啊,福特啊,来自世界各地的总统、王子、大企业家等等。有意思的故事啊?譬如保罗·盖蒂(Paul Getty)吧,他是上个世纪的世界首富,也是知名的收藏家。最近正好有他的电影《金钱世界》。我父亲马里奥(Mario)跟他很熟,也曾帮他参谋过很多文艺复兴时期的藏品。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盖蒂先生来问我们寻找一件波提切利的作品,我们告知他还有10多件类似的作品,都是波提切利和他的学徒一起创作的。结果盖蒂先生很豪爽,看过这些作品之后,就全收了。

   问:收藏艺术品过程中哪些事令您记忆深刻?

   路易吉·贝利尼:小时候,我在一个古董店的角落发现了一幅落着些许灰尘的画,凑近一看画的质量特别好,当时的我没有钱,但又特别喜欢这幅画,所以我就回家偷了我爸的支票,然后买了这幅作品。我爸知道后非常生气,但是看到我买的画后,就不责备我了,因为是一幅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画派的大师之作。

   问:在古典艺术品收藏的过程中,是否会考虑收藏当代艺术家创作的优秀作品?

   路易吉·贝利尼:当然!我一直强调一点,即所有的古典艺术在他们那个年代都是当代艺术,那么收藏当代艺术就是在试图停留即将流逝的记忆。

   问:在国际交往日益便捷密切的当下,有考虑收藏中国的艺术品吗?

   路易吉·贝利尼:这也是毋庸置疑的,首先艺术本身就没有国界,是人类共同的语言。而中国作为一个拥有几千年文明的古国,同时当下又经历着日新月异的变化,这种古今中西间碰撞的文化土壤,加上经济腾飞的物质基础,注定这个时代将会在这块土地上产生出一系列有趣的艺术现象。

   问:这些艺术品,留给一代代贝利尼家族人的财富是什么?

   路易吉·贝利尼:我们从小就耳濡目染在这些艺术品中间,日常生活被艺术品包围,最大的财富就是培养了我们天生对美的追求。艺术不仅没有国界,甚至没有时间限制,因为好的艺术它就是有能量直指人心。贝里尼家族经历了多次战争,特别是在二战中,由于希特勒也是一个古典艺术的收藏爱好者,当时他派了戈林来找我爷爷索要一些作品,幸好我爷爷事先有准备,早已经把艺术品藏了起来,才躲过了这一次灾难。

   问:中国有很多新兴的藏家,对他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路易吉·贝利尼:首先是要知道自己热爱的领域,一旦开始收藏,收藏本身就会生长出自己的一个逻辑链,很难什么都收藏,最好专精于几个自己热爱的品类,贝里尼家族也是每一代人有自己的偏好,我自己就偏爱雕塑,我父亲偏爱青铜摆件,每一代都会有些许不同,经过一代代传承,既有深度,又有了广度。

您是第 13176003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