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新闻

诚一斋签约博士后画家——李振 (2019.8.5)

   每一个时代都会出现大家、大师。上世纪五十年代齐白石的画几元钱一幅,上世纪八十年代李可染、黄宾虹、黄胄的画都很便宜,黄宾虹的画1元钱1幅。现在,他们的作品动辄都在百万、千万以上。一个成功的画廊,在于能够发现画家、挖掘画家,知道谁的画好,谁能在美术史上留下来,谁能成为未来的大家。从而带领自己的客户,在他们价格还在洼地的时候介入,在价格高的时候售出。使大家共同盈利,实现投资回报。
    诚一斋成立10年来,始终以自己独到的眼光、胆识投资画家,先后投资、签约、代理史国良、唐勇力、范扬、方向等画家,均获成功,收到了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被业界誉为“中国当代书画的风向标”。
    在认真考察、广泛调查市场的基础上,诚一斋从山水、人物、花鸟画家中,选出3位将来一定能够成为大家的年轻画家进行投资。7月份,与花鸟画家赵少俨教授成功签约。人物画家我们选定了学院派精英博士后艺术家李振老师。
    李振老师中央美院科班出身,本科就读于央美,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央美研究生,导师田黎明先生;尔后考取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仍为田黎明先生;今年十月将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出站。    李振老师为人忠厚,潜心学问,不奢荣华,主攻当代水墨,人物、山水、花鸟皆能,作品清淡宁静,意境高远,格调很高,与同时代的水墨画家拉开了很大的距离,在当代八后水墨画家中(李振1983年生,山东禹城人),少有人能望其项背。诚一斋认为,李振老师在未来一定能列入大家之列,艺术成就不会低于他的导师田黎明先生。根据李振老师在艺术和社会职务的成就,诚一斋决定,自二一九年八月一日起签约李振老师,独家代理其人物、山水及花鸟作品。
    经双方友好协商,达成如下协议:
    1、李振老师2019年8月以后创作的人物、山水、花鸟作品,由诚一斋独家代理。2019年为诚一斋创作作品400平尺,其中人物每平尺4000元,山水每平尺3500元,花鸟每平尺3000元。从第二年开始,根据市场行情调整画价,价格由双方友好协商。
    2、李振老师在完成诚一斋作品的基础上,可以为他人及市场创作作品,2019年润格为人物每平尺8000元,山水每平尺6000元,花鸟每平尺5000元。如果发现市场上出现非出自诚一斋的低于上述每平尺价格的李振老师2019年8月后创作的作品,视为李振老师违约,诚一斋有权主张赔偿。
    3、李振老师每年要为嘉德、保利、荣宝大拍和3家公司的四季拍卖创作不少于18幅作品,由诚一斋送拍(尺寸不限),佣金由诚一斋支付,补偿按行规办理。其他拍卖公司送拍事宜,由李振老师自行处置。
    4、李振老师要从严把控市场,无关紧要的展览、媒体宣传尽量不做、不参加;如非参加不可,将回报对方的作品交付诚一斋,由诚一斋支付对方现金,坚决杜绝媒体将作品低价流入市场、影响市场价格的情况发生。
    5、诚一斋做市场要推广、送拍、办展,甚至回收作品等,需要投入大量心力、财力、人力、物力。由于市场刚开始做,作品售价不高,几乎没有利润,李振老师应予大力支持,年终馈赠诚一斋不少于5幅4尺整纸作品。
    6、市场运营成功后,李振老师不得无理由自行向诚一斋涨价或自行与他人签定代理合同。诚一斋要根据市场价格变化,双方充分协商基础上,及时提高订购李振老师作品的价格,使李振老师的艺术真正得到应有的价值。
    作品完成时间由李振老师自行掌握,原则上李振老师每月向诚一斋交割一次作品,诚一斋现款支付润笔。
    未尽事宜双方协商解决。
    此协议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
 
 
 
 
 
甲方:诚一斋文化艺术发展(北京)有限公司            乙方:
 
 
        一九年八月一日                 一九年八月一日
 
  
  
  
 
 
 
 
李振老师作品欣赏

一、 人物

三联画  思|纸本水墨

 
憩|纸本水墨


白夜|纸本水墨|110x68cm2016

郁|纸本水墨|122x55cm2016 
 
幻夜|纸本水墨|122x55cm2016

 
 
二、山水

清屏|纸本设色|34x138cm | 2016


 
风清|纸本设色|34x138cm | 2016
 
清灼|纸本设色|34x138cm2016
 
响|纸本设色|55x204cm2016

 
故园云山|纸本水墨|30x276cm2016

 
家山|纸本设色|34x138cm2016
 
故乡的路|纸本设色|60x138cm2016

 
故乡的河|纸本设色|60x138cm2016
 
清峦|纸本设色|130x160cm2019
 
 
三、花鸟

双鸭图|绢本水墨|35x138cm2018

枫叶小鸟|绢本水墨


评论文章
时光——静待的维度 

文/袁玲玲
 
在当今多元的文化格局中,当代水墨绘画的发展已经在历史的承续中悄然绽放,消解了传统的羁绊,融合与当代文化的脉络中。李振正是成长在这一阶段的80后新锐画家,多年中央美院和艺术研究院的硕士、博士的学习、工作与生活,给予他丰厚的学养。尤其在导师田黎明先生的引领下,其绘画语言探索的着力点上更是显得与众不同。
夜深人静,我安然的坐在书桌前,奉一盏清冽的绿茶,在弥漫着缕缕茶香的氛围中展卷品读,凡心沉定,挚然若素,那时光的流转自持而宁静……李振的绘画中所流露出的仿佛是时光的凝滞与静默,看不到一丁点的浮躁与欲动,这无疑是画家心境的映射:既随物以婉转,亦于心而徘徊!人物造型几乎简到了极致,但这种极致绝不是画家功力的乏陈,却是画家在斟酌于艺术形象之时的自我选择与有效表达,并在这极简中阐释绘画语言的掌控:每一个艺术形象佛若一个生命的世界,一个与艺术家生命相与流荡的生命实体。是一种徘徊于有无之间,亦心亦物、非心非物的表达与诉说,既斟酌与心物之际,又互观共映与灵性之间。在他的画里,没有斑斓的色彩,没有炫技的疑惑,没有浮华与躁动,只有那清清淡淡的静思与时光的凝滞。无需色彩的映衬自然纳入一片清凉之境,无需宏大的叙事表达,只有那瞬间的美妙体验流注与尺素笔端。似乎是画家想留住飞逝的时光所映现的思辨精神:“壮年以时逝,朝露待太阳,愿揽羲和辔,白日不移动。”刹那般的永恒,是画家精神的依托!
诚然,李振的绘画就象一组咏怀时光的恋歌,表达着画家在时间面前人的理想,人的选择。时光无法躲避,那只有挣脱时光,超越时光。时光可以璀璨人的肉体生命,也可以截断向远处延展的欲望,但却无法阻滞精神的冥想,透过时间来思考人生,就像将人置于荒芜虚空之中,剥去了人身上附加的一切,人忽然感到强烈的孤独,无疑这是最真实的感受,是人本来应有的处境,只是被外在的文化罩上虚假的外衣而茫然不觉罢了。
李振的绘画就像是时光中孤独的行者,在时间的维度上叩问人的存在意义与价值。触动深心的感悟,唤醒那些被厚厚的岁月沉埋的个性自我,勾起人最隐微的渴望和意志,在时间之轴上自然盈聚,随机飘散……正所谓“素处以默,妙机其微”也!
 
 
沉郁的虚像:李振的绘画
 
文/魏祥奇

  李振的绘画中隐在一种沉郁的气质,情绪在一种极为微妙而淡雅的调性中被捕捉和释放:失神的凝视源于内省。因此,我们在李振的绘画中没有看到灵动轻快的笔触,墨色更多是被揉擦进入宣纸的纤维之中,显现出一种厚实的体量感和结构感。在“图像性”及视觉语言的层面,李振似乎也汲取了图伊曼斯和里希特绘画的影响,所不同的是,其更为注重触发一种自我的感性经验,而不是诉诸于宏大的历史学和社会学命题。抑或者说,李振的绘画更为注重绘画自身,亦即将绘画视为一种对心和手的感应,要描述的就是游离于现实困境之外的意识和状态。李振极少描绘复杂的叙事场景,也无意于随性而发出一种表现主义的笔墨程式,而是追求一种单纯、内敛而理性的笔墨秩序,以至于我们在其绘画中可以体识到一种静穆的空间仪式感:是遗落也是消逝,是真诚也是善良。显然这是一种诗性的情怀,李振依然在用传统的绘画语言应对眼前变动不安的世界:绘画是一种生活的状态也是一种精神的状态。在新水墨的理论和图像格局中,李振的绘画将破除过于图式化的视觉景观,以其由现场写生而来的绘画直觉和经验,在创作中表现出鲜活的生气。
 
生命的真实

文/子铭

  读画。画,是要用心读的。读他的《虚设》,他似乎放任自己耽溺于一种安逸慵懒,一种颓败般的迟缓与寂静之中。他任由那些喧嚣嘈杂的呼叫退变成虚罔的深水。他在水下静静的沉落。似乎水上再多的绚烂与熙攘已与他无关。
他画面的人物,大多独自陷入沉思。偶有阳光一丝一缕的挤入,光亮无限柔婉的抚摸着画中女人肌肤的细细纹理。她是否感觉到了温暖在眉间纠缠?有一抹柔情映照在女人脸庞,起了些细微变化。有时,阳光像一种符咒,咒语一旦破解,生命便重新鲜活。那被阴暗囚禁的身体也仿佛大梦初醒。生命的每一个细胞重新被干净的空气充盈。
读画。他的画,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流浪感。读《傲慢者》,似乎隐约感受到那种漂泊不定,前途未卜的命运。是否,是否背景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那傲慢者也孤独,谁不孤独呢?他有一点点酒醉,有一点点江湖,也有一点点流浪。
      好的作品一定是存在过的生命。无论是那个被阳光唤醒的女人,还是沉落水下的身影,亦或流浪的傲慢者,都是有尊严的生命形态。他们,令我们有刹那间的动情。他们,使我们感受到生命的真实。生命的真实,才是最重要的。
您是第 15166615 位访问者